我的首頁
破百家樂和大小有法
小嫻與我
我見猶憐的小瑜
散文集
聯絡我們
 



這是我2012年的故事,但每年都有成長的女孩子做著同樣的事。
 
古代有女人因封建社會男權受摧殘,現今有女人為戀愛自由送自己入虎口
 

我見猶憐的

小瑜

 

 女人是要去愛,她才會跟著你,如果你不愛,她就會離開。
 

這不能說她沒人性、沒感情,問題是她也必須要為自己的生命存在。


       顯然,一個人去愛一個不愛自己的人,這已經是對愛情的錯誤和無知。但是,她還要說自己曾經愛過,今生無憾、無悔,講這種話的女人是不是在自欺?
 

       世間上,有些女人會為男人付出的愛情和金錢給予真情的回饋。但是,有些女人會認為收受男人付出的愛情和金錢是天經地義的應該。

       也只有人性才會無私的付出,也只有這種男女之愛,才是人世間的最美、最甜蜜,卿卿我我的纒綿令男女一生都回味。如果有一方出現了獸性,男女之愛就只是一種“動物交配”。如果只是為了金錢和物質,男女真正愛情就不可能存在。

 

 

目錄


 

序言1-5

中國社會改革首先開放的城市“深圳”1-5

小瑜應我約6-11

如果小瑜她所說是真的,我就應該想盡辦去幫助她12-17

我在為小瑜焦急,因為她在做娼妓的路途中18-23

我給小瑜金錢,有一種被欺騙的感覺24-27

小瑜回覆說:『如果,因為一個男人幫過我,我就必須愛他,哪!我不知睡過多少個男人了!』28-33

我狠狠地對小瑜說:『你沒有背景,就不要做這種事。』34-37

小瑜發給我訊息說:『你錯了!為何一直糾結這個問題?』38-43

小瑜的短訊說:『我快被你氣死了!』44-47

小瑜來電話說:『你現在去陽光酒店租一間房。』48-52

小瑜說:『我曾經那樣的不自量力,所以現在付出的就是代價!』53-59

小瑜哀傷的對我說:『不知道一個多月後我的生命是否還在!』60-63

我對小瑜說:『我決定放棄救你!』64-71

小瑜在訊息裡說:『我要清靜它幾天,預備之後的路。』72-75

小瑜在電話裡哭著對我說:『我該走我的路去了!』76-80

小瑜振翅飛了81-86

小瑜大聲吼著:『難道我跟男朋友在一起的時候也都要回你信息?』87-91

小瑜的短訊說:『感謝你在懸崖邊拉我一把,讓我重新活過來,謝謝你!』92-95

我說:『影視圈是爭名逐利之地!』96-100



 

序言

 

       女人,在任何情形下都是在被動的地位,不管女人是有多大的才能,或者容貎美麗,不管女人口中說的是戀愛自由,愛情自主,但大多數女人都是在男人的愛與不愛的揮動之下,女人能够主導性的真的不多。就算同樣的拿出錢去玩弄對方,女人還是一定吃虧的。

       而所有的男人都是雄性主導進攻形式,除了少數男人懼女人例外,男人一定是先主動去追求女人。而女人一定是被動,在被愛失敗之後反擊,這是女人唯一能够做的。

       所以,女人的一生大都是第一個男人失敗之後,有了第二個男人出現的選擇權而已,根本不可能在小女時候去追求男人,這種女追男的行為,也都是不為一般男人所接受,心中會懷疑這個女人有甚麼目的。所以女人口中的戀愛自由,愛情自主只是她自己的假象,而男女之間的追逐,女人的這種選擇權一定是十分被動的。

       這就是女人對戀愛自由,愛情自主犯無知的錯誤。

       而在大多數做娼妓的女孩子,都曾經有過男朋友發生過性關係,受到人生第一次愛情上的挫折,你說女孩子對男性的報復性也好,你說女孩子自賤自棄也好,女孩子都受到一定程度的心理傷害,而改變了自己的人生觀念。

       所以,女人人生中的第一次錯誤就是男人給的,女人的成長必須要受到男人的欺騙,而女人自己也是犯了無知的錯誤。

       也因此,古時的女人是在結婚後受到男權的摧殘而造成了悲劇;而現代的女人是在小女未婚的時候受到男人的欺騙所蹂躪,而產生了更多小女孩提早發生性行為,結果還是有更多的男女為意見不合分開。

       當然這種情形不代表男女的全部,但也都是很大的部分,男女的愛情是難以成功,婚姻也都失敗的難以計數,最主要原因是人還沒有到人性的境地。


 

中國社會改革首先開放的城市“深圳”

 

       【人只有自救,更要在他人面前表現出有自救的意識,讓他人感覺得到你在自救所產生出一股能量,他人才會支持你,幫助你,雪中送炭的事才會發生。】


       『我現在由惠州至深圳途中,順便給你一個短訊,向你問好?』我給一個剛前兩天在夜場相識的女孩子信息。

       『我尚好!多謝!』這是一個叫小瑜的女孩子。

       我認識小瑜,是在深圳的一間休閒會所,又叫俱樂部。是男人消遣娛樂的地方,即是男人找女孩子尋開心,再是講好價錢就可以拖她們外出租酒店發生性行為的地方。

       社會上的男女就是有這麼多的性交易,尤其是中國剛開放,有如深圳特區這種五光十色金錢來往之地,自認為有錢的男人隨便的尋歡作樂,而女孩子因為家庭貧窮,需要用身體來給尋歡男人享受之後給自己錢。

       那一夜,是一班朋友在深圳吃晚飯的時候酒喝多了,九點鐘左右,他在一半醉一半清醒的情形下,硬要拉我上去唱凱。還跟我說,回香港的時間尚早,不去就是不給他面子。無奈!我心想到了晚上十一點多,才過海關回香港吧。

       有的時候,男人就是這樣子,給匪人拉去夜晚娛樂場所的。當男人苦悶的時候會去;男人失戀的時候會去;男人開心的時候也會去……男人都說,這叫做解煩悶、減壓,又叫消遣。

       但 男人這樣子拿女人來尋開心,一定是對女人的不尊重。

       而我一直有這種意識存在大腦裡面,覺得這些女孩子可憐!

       但出來做夜場的女孩子們都能够這樣子忍受,可見金錢的魔力。出來做夜場的女孩子們都認為,幾百元的錢比自己的身體和那一寸的地方都重要。

       對我來說真的是有點不可思議,我就認為自己的尊嚴比甚麼都珍貴。

       一個是拿錢出來玩人,一個收錢被人玩的,這種心理哪會是相同?

       玩人者,有一種驕傲自豪感;被人玩者,有一種被侮辱自卑感。

       這完全是天壤之別,不是無知者做不出來!

       人窮就會自卑,自賤,也都會產生一種奴性。

       也就產生了 每個人對自己人生價值觀的不同。

       我已經很久沒有去這種場合。因為我今年六十有三,已經沒有大喜和大悲,看透了人生,真的可以……好像深圳這種高消費,燈紅酒綠、問柳尋花一片繁華之地,根本不是我這種做一份工的人,去娛樂得起。一間卡拉奧凱房租要一二千,一支酒幾千元,一位陪飲酒同陪唱歌的“小姐”幾百,“小姐”出外陪男人睡一個晚上的二、三千。上去玩一次女人就是幾千元,不是好淫的男人,或者是富商大賈,做官人家,根本不能進門。

       也有很多貧窮的女孩子,對夜場產生了為我利用思維,幻想著自己對金錢的需要和追求,用自己裸露的身體來掙錢的地方。也是抱著希望和目標,儲够了錢就上岸,回復到正常的人生道路上,或者有一日被很有錢的富翁看上自己,有機會一朝烏鴉變鳳凰,用一層樓、一架車來包養自己。

       但究竟有多少個女孩子能够做得到,很多都是一直的墮落下去,直至永遠!

       但對我來說,這種娛樂場所是物不值價的地方,酒不值,因為我不喝酒。唱歌不值,是因為我開不了口。女人也不值,一是,女孩子們虛假的太多,我不喜歡。二是,我對她們沒有感情,所以一文不值。只有來回香港和深圳的營商者,或者是官事在身經過歇腳的,作為應酬之所,顯豪氣,講派頭的一類,對他們來說只是九牛一毫,給錢值得,養活自認為貧窮得快要死去,而且滿腦子需要金錢的女人。

       更展現出,女人為了錢而自願墮落,自甘受辱、自傷自尊、自賤人格,顯然由美麗的女人回復了原始的雌性動物,任由雄性的男人用陽具在自己陰道內發泄性欲,獲得他的性快樂而自己可以獲得金錢。

       在這裡特別顯示人與人之間的天差地距,有錢的男人極度揮霍,如天上有求必應的“神”。就算沒有錢的男人,去到這種地方,他也要充濶,現大款,做大爺,自我炫耀一番。但貧窮的女孩子做著“小姐”,有如地上的牲畜。

       在夜場做的女人,真的有如牲畜。她們在來夜場尋歡的男人面前,有的時候像隻羊,羊般的溫馴隨和,羊般的懦弱…。有的時候像隻豬,有如豬一樣的懶惰,豬一樣的貪婪…。很多時候像隻狗,狗般的跟著男人,如狗般的舔男人的身…。更有的變成了狐狸,穿插於男人身邊,要男人的金和心…。到最後變成為了妖怪,用自己的身體引誘男人,再用生命之穴吞食了男人。

       可見女人的原始雌性動物為求生存的無知還沒有改變。

       我對牲畜沒有興趣,因為我的人性比較重,性格一定不合於這種場所。再說我也沒有什麼錢,沒能力養牲畜,更沒有本事跟妖怪在一起糾纏。而且人生經驗老到的男人,大都不會喜歡妖怪,容易喜歡上初出道做“小姐”的女人。因為當時她們還有點像隻羊,羊的可愛。只有不知道妖怪的利害,也自以為很有錢的男人,才會跟妖怪打交道,因為用錢才能鬥得贏妖怪,妖怪見到錢就會順服,很聽話的跟著外表富有的男人!

       男人剛進娛樂場所的門,一定還存在著人性。除了酒喝多了的男人,他的動物性就會發作,特別容易衝動。尤其進入了雌性動物群,更表現出雄性動物強勁行為一發不可收拾,粗魯野蠻的動作也都出現。

       想深一層,原來這種娛樂場所,真的是男人用來釋放自己雄性動物威風的地方。當男人整天要用人性的假面具,在工作上跟他人接觸,繃緊的神經讓他感到辛苦,到了這種雌性動物群集的場合,自然就很容易釋放自己。尤其是女孩子們為了錢,自願把自己的身體送上去給男人,幾句輕俏語言,嬌嗔滿面來引誘男人,盡顯性感和溫柔。再是濃妝豔抹,酥胸畢露,異香濃射,希望男人給她更多的錢。乍現三角地帶的雪白大腿,肌骨瑩潤,熱香四流,令男人神魂飄蕩,早已失去了自己。淫褻猥褻,兼淫態浪,人性已不復存在,原始動物性的衝動已經充斥男女的身體。女人的面貌人品全都不知道,男人想著的只是女人美麗的身體,和她們可愛的屄。

       所以男人在這種情形下,一定會手腳並用,在自己點陪的女孩子身上游走。再是口甜舌滑,在女人耳邊細語,百般撩撥,目的是挑起女人的情慾,令她高度興奮,以便自己跟她做愛交配。

       所以,很多時候,三陪“小姐”被男人摩挲到春興發作,嬌嗔滿面,雙眸帶澀。男人也搞到自己星眼微餳,心跳耳熱,將“小姐”狎抱之,情不自禁。

       這就產生了嫖客和妓女的互相利用價值,有了男女之間同一目的,彼此之間的“性交易”。

       只是,男女之間的性愛是否快樂,在於一點感覺,這一點感覺裡面,有著人性的喜歡和愛存在。如果男女間沒有這一點的感覺,哪!就有如地上的動物,跟任何人上牀做愛都不是問題,男人的嫖妓和女人的做娼妓,就是在這種情形下做成交易的。所以大多數男人的嫖妓和女人的做娼妓,做愛的時候都是不需要最完美的性高潮!男人只是一時的發泄,而娼妓只是以麻痺的心情跟嫖客做愛而已。給男人的陽具,抽插於自己的陰道,就當是一根木棍,一條臘腸是沒有分別,就當作是自慰行為。

       我習慣對夜場的“小姐”不會亂摸女人的身體,這是我對女人的尊重,也因為我的人性的比重多於動物性,不喝酒也形成了冷靜和理性。但我也清楚男人撫摸女人的身體和她的私處,是有一種特有的快感,這種快感可以令男人產生強烈的性衝動,刺激到男人的動物性呈現,渴望跟雌性動物交配。

       小瑜,是我朋友他相熟的媽媽生,帶著一群出來做“小姐”的其中一位女孩子。她穿著很普通,一套黑色有花連衣及膝的緊身短裙,略矮的身材,橢圓形的臉蛋兒,顯現著她有一點胖。

       淡淡的化妝,修了的眉。頭頂戴著白色有花的髮箍,現出了她的青春和美的臉。

       當晚,小瑜以自己的身體靠近我的身,再拽住我的左手臂摟她的腰,這必定是為她需要的錢,而表現出對我有一種要求的自然動作,要求我對她的滿意而給她錢。挑逗男人是做三陪女人必須要付出的代價,成為了她一種工作上獨特的心理狀態。

       一到這種場合的姑娘,必定有經驗老到的媽媽生敎了她。因為媽媽生需要姑娘們給她掙錢,更希望她帶領的女孩子,又爛又賤地做,來應接更多的淫蕩男人,令她自己賺更多的錢。

       一個女孩給二百,十個就二千,一百個就二萬,這又有甚麼可以令自己這麼多錢,而且不需要自己一分本錢。

       錢是多麼地可愛,比男人可愛,比女人可愛,比人性更可愛。

       所以做媽媽生的可以瞞心昧己,儘量的拉男人給姑娘們,不管男人是粗是細,高矮肥瘦,只要他有錢。媽媽生就要女孩們如羊的順服,像馬地服從,給男人騎到她們的身上去馳騁享用。

       因此,媽媽生會盡力地敎導姑娘們,怎樣去引誘男人,要女孩子們像狗一樣的給男人最好的性愛服務。

       人就這樣互相利用著為求生存,也生活在人為自己需要的事物和價值,不顧他人一切而發生的風險和殘酷之中。

       所以,做過夜場的女孩子,特別容易吸引到一個男人,尤其入世未深的男孩,更是如癡如醉,流連忘返。

       小瑜的靠近我可以接受,她的挑逗引起我的興趣,這是雄性動物接近雌性動物的自然性反應。我跟小瑜開始了互相交流,身體和言語的接觸愈來愈頻繁。

       慣例問:『什麼地方人?』

       小瑜回答:『湖南。』

       我問她多大。

       小瑜說:『二十三歲。』

       但小瑜的外表跟年齡不相符的年青。

       而且表現得爽朗和活潑,笑容滿面,大獻殷勤、服務周到、溫柔體貼。唱歌是全場最好的,有一種專業歌手的水準,得人喜歡。

       這些令男人開心和喜愛的行動,作為一個妻子的女人肯定做不到。

       但“小姐”們就是要這樣服務男人,才可以得到她們想要的錢!

       金錢比感情更重要,也比自己的身體重要。

       她也告訴了我,她白天在貿易行上班。

       可是,我聽了不以為然,因為夜場的“小姐”們,講的話真假難分。

       我更懷疑她是不是用這種身份,來提高自己的服務費,有的說自己是大學生;有的說自己是OL;有的說自己是護士…等等。

       但女人對男人,就必定有一種與生俱來的吸引,為的是性需要。

       也約定了她下次見面,這也是男女之間接觸的一種應酬,相不相識是以後的事。

       因為,我要回香港,提早離開了休閒會所。媽媽生要小瑜親自送我下樓,我知道媽媽生要小瑜跟著我的目的,是向我要給她陪喝酒陪唱歌的服務費。這我在跟小瑜談話中,曾經問過她收費是多少,她答最少是五百,有的給她一千,有的給她二千。這樣子說,這裡夜場的“小姐”陪唱歌的是五百,豪客的有可能的給一千,“小姐”外出陪男人睡的二千。我以為也是小瑜,用身體性服務男人的真正收費。

       在我的心目中,“小姐”的陪唱歌要五百肯定不值得。上去坐一坐就要五百、一千,這種地方我以後也不想去的,最主要的我也是一個窮人消費不起。

       如果是身體接觸發生性行為,給“小姐”錢是一定需要的,這是她們付出的代價。

       所以,我一直有想著究竟要給小瑜多少錢?而且,我對貪圖金錢的女孩子是沒有好感的,對她們的出來陪男人,不敢說她們是一種墮落,因為我對她們還是有著一種同情和可憐。問題是,社會上對錢的重要改變了她們的思想,對男人產生了為我利用思維,很自然地恢復原始的動物性,原始的女人就是為了食物而跟隨男人。我只是感到無可奈何!當小瑜陪伴著我到樓下的時候,開始了跟小瑜討價還價,我對她說:『給四百就算了。』

       小瑜一下子變得不知所措,面現尷尬,輕輕地嘟嚷道:『是要五百的!』

       我被小瑜的表情和動作喚醒了我的同情心,從小瑜的神態看得到,原來是出來做沒有多久的姑娘。我心想,這就沒有理由為難她,她一定是有困難才會來到這種地方,心甘情願地递給了小瑜五百元。

       就便我問小瑜:『這裡附近有沒有xxx銀行。』因為是日子我要去銀行給小嫻她錢。

       因為小嫻是我一直愛著的女人。

       我接著說:『她是我的女朋友。』

       小瑜說:『前面就有!』她指點了我銀行的位置,而且帶著我走,小瑜真的好,她給了我一個好的印象,我知道這是出現於一個人的自然,一個人好不好是在很小事的潛意識中呈現。

       時夜深,嚴冬寒風吹襲,小瑜穿著夜場工作需要很單薄的衣服陪著我走了一段路,我心有不忍,催促她回去。但她堅持著再陪我走,我原本想離開這煙花消金錢之地的心,一下子回到小瑜的身邊,一位這麼好的姑娘,在這慾海浮沈的地方真的可惜!

       女人好起來真的很美!女人的美真的吸引男人的心,小瑜進入了我的思想,想女人的動物性在腦海裡發酵。回到香港,我很多時想起了她,總想到了她的可惜、可憐和同情。

       男人對女人總是很容易動情。

       所以,夜場是男人和女人的情場,也是男人很容易墜入女人的情網和陷阱的地方。

       更是貧窮女孩子,容易被有錢男人包養小三的地方。

       因為,女人要男人的錢;男人要更多女人的性愛。

       看誰不小心,中了情慾之毒而已。

       他們的人生快不快樂,可不知道!

       但聽到怨恨的更多。

       因為真愛是很難在這種地方發生。

       有的也必然是奇珍。

       我思想上存在著小瑜,所以給了她一個短訊,以便之後接近她。

       這是男人追女人的最好方法。

       『你日夜的工作,我感覺到你的勤勞!』這是因為小瑜曾經跟我說,她白天上班,晚上來這裡賺錢,所以我對她有另外一種的感覺,真的有很重的可惜和可憐之心。也在懷疑她所說是不是真的。懷疑人是對的,防人之心不可無,害人之心不可有而已。

       『勞者無貧,富者無閒。』小瑜回覆我的短訊。

       我一下子被小瑜的這幾個字吸引了過去,這種字句,不是一般夜場女孩子會寫得出來的。哪!她是怎麼樣的一個女孩?她白天是不是真的在上正當工作的班,晚上做夜場賺錢。她說睡眠不足是不是真的?我對小瑜產生了好奇,同時我的惻隱之心又湧上頭來,對好女孩子的同情和憐憫,引起了我對小瑜有了很大的興趣。

       『你很聰明!』我也回了信息。

       『多謝!』

       『我為你現在的生活感到有點難過和心痛!』我發自內心的說出來,如果小瑜所說是真的。

       『我沒事的,多謝關心!』小瑜回覆了信息。

       『我過兩天再給你電話!』

       『好的!』

        通訊息過後,我在回港的途中,一直思考著小瑜,感覺到小瑜她有一種自信和爽朗的性格,這跟出來做夜場的“小姐”很不一樣。“小姐”會陰沈,有很重的自我保護色彩,就算爽朗也是假裝出來的,她們一開聲就顯露出金錢的要求和目的,這是每一個男人都有很強感應能力的。小瑜的表現令我產生一種好奇心,更出現了我思想上要跟小瑜見面的衝勁,這裡面我有一種對她的關心,也有一種天賦予雄性動物想接近雌性動物所表現出的性愛本能,想著過兩天一定要找她。

       這就是我跟小瑜故事的真正開始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Powered by Aim 網頁設計公司, Web Design, SEO Compan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