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首頁
破百家樂和大小有法
小嫻與我
我見猶憐的小瑜
散文集
聯絡我們
 

《心感》
 

蜥蜴在馬路車道上被車輾死了

 

       某日的中午時分,我不經意地在馬路右邊人行道上慢慢地走著,為的是到慣常去的餐廳填肚子。

       而我總是一邊行走,一雙無神的眼睛在看著周圍的事物,用著大部分的精神在於思想,分析一下自己,思考一下他人,想想變幻人生,細看世上百態。

       而我是男人,所以特別喜歡看的是女人,也很想了解女人。

       想著、走著、遊蕩著,不覺意地已是路程的一大半,上了一段山坡馬路,路者蕭疏,因為這段路途比較偏離。所以也就沒有特別美麗的女人,或者驚喜的事物,可以引起我的注意,再加以專心思索。

       我沒頭沒腦,搖晃著身子慢慢地走,偶爾在路旁摘張樹葉,或者,掐住小草在手把玩,聊以自娛。在一段較長的路途上,不要小看這一些小動作,有點小玩意在手,是踽踽獨行時的最好消磨方法,肯定可以消除當時沉悶和厭煩的心情,令自己輕鬆逍遙地走完必經之路。同樣的,在自己的人生路上,也要找點自己認為有意思的事情去做,做著做著,人生才會感覺到有些充實和滿足,忘記了空虛和寂寥。

       忽然,耳邊淅淅沙沙,有著小動物爬行的聲音,我定神一看,有小動物從路邊的小樹叢中,由鐵絲網的空隙間逃竄而出,四腳急切爬過人行道,置身於右行車道略為停留。我對小動物沒有認識,看它好像是四腳蛇,但它每一隻腳三爪大而瘦長,與身形絕不相配。頭高高昂起,但尾巴彎彎翹起高過了頭,土黃的顏色,粗糙皺褶的外皮,一對像要彈跳了出來的眼珠兒,大大地睜著,形似蜥蜴。昂首橫行霸道於行車路的中央,我不知道它是否自以為是,也可能是自視太高,認為天高地厚惟我獨有。還是它對新的處境感到好奇,眼神炯炯,一動不動地伏在那裡,就是不肯走。

       停留在那裡約莫有二分鐘,我亦好奇地佇立於道旁看著它,想著它的生命將會發生怎麼樣的結果。也有點為它擔心,因為汽車隨時在車道上經過,它把自己置於危險邊緣,死亡之神隨時把它帶走。還好來往的車輛稀少,它伏在車行道上,可以安然無恙。

       它再向前方爬了幾步,停在左右車道中間的白線位置,應該說有一點點安全的車道地方,前後有兩部車子在它身子的左右兩旁經過,都可以沒有事情發生。可是它置自己於非常之地,始終是存在著危險。我在路旁跺腳頓地,口出噓嘯聲想把它來趕,希望它能儘快地闖過去,到對面的小山坡,脫離危險至安全的地方,這樣它還有機會,可以好好地度過餘下的小生命。

       雖然是馬路靜、人稀少,車子也疏。但時間一久,必定會有一輛又一輛的車子經過,蜥蜴停留在車輪輾壓之下,必是禍患。我心想走過去,到馬路中心驅逐它離開。但我猶豫了一下,遲疑著、自忖它不會停留在那裡很久,或者很快就會自己爬出危險之地。而且要我走到馬路車道中的險區,也不是一件好的事。隨時給開著車子的人大罵我一頓:『你想找死!你自己想死,也不應該這樣子的來害我!』

       所以,我還是一根木頭般,站立在那裡看著小東西的動靜,希望它能夠安全地走過這一難關。生命始終是寶貴的,生存始終是很有意義的,每一生命在地球上經歷,也只有這麼一次,自己應該是努力珍惜。

       近我身邊的車道,有一輛車子駛過,令蜥蜴再向前爬了幾步。已到了對面車道,一輛車子開過時的車肚子地方,位於四個車輪過時的中間位置,只要這小動物它不移動,這也算是車輛駕駛過時的安全地帶。

       蜥蜴又是很神氣的樣子,吊著“玻子般”的眼睛,翹首張望,又一次停留在那裡不肯走。我又為它緊張了起來,多麼希望它能急速爬出車道,過了對面,到它可以再生存的地方。

       時間一分一秒的移動,我看見又有一輛車子從遠處開了過來,車速不是很快。我心想只要蜥蜴趴著不動,它是可以依然無恙,平安度過,如果它稍為左右走動,那它的生命就可慮了。它置自己於驚險處境之中,這是它的無知,也沒有意識的愚昧。這就一定要依靠它自己,決定於它自己,決定它自己於生死一線。

       車子慢慢地駛近,司機全神貫注於自己車前車後還有左右,蜥蜴的體積實在太小,司機根本不可能看到蜥蜴在車行道間。車身在蜥蜴的頭頂緩緩地蓋過,車輪在它的身體兩旁滾動,轉眼間我看不見了整條蜥蜴,我在等待著看蜥蜴隨後的生命發展和它的變化。沒等蜥蜴現身,我已聽到了從車子後軚處發出了“噗”的一聲響,我知道蜥蜴的生命完結了,這是它把自己置於死亡之地所發生的結果。車子剛過去,我就看見蜥蜴橫屍在車道上,它的無知和愚昧,令自己死亡在人類製造的車輪之下。生命是多麼容易地結束!生命是多麼地脆弱!多麼地無奈!回看世間人生,何嘗不是如此。慨歎瞬間的生命,何不奮力於今天?

       我的思想還沒有轉過來,第二輛車子又駛了過來。我又聽見比剛才還要響的“噗”一聲。第一次的“噗”一聲,應該是車子輾過了蜥蜴的頭。第二次的“噗”一聲,是車輾破了蜥蜴的肚子,所以比第一聲的更加響亮。

       蜥蜴的死亡,我有一點點後悔,也有點內疚。我很清楚蜥蜴當時的處境,它是在死亡的邊緣,只要我肯走出一步,只要我發揮出善良愛心的一面,走近蜥蜴把它趕離車道,它的生命就可以延續,在地球的新鮮舒暢空氣中生存。可是我心存猶豫,我沒有做到,因為我當時認為,它只是一隻小動物,我並不重視它,我有一種要它自生自滅的心態。也自以為它很快的就會爬過車道,所以不著急於把蜥蜴驅離。這是人性的漠然,我只是冷血地等待,以欣賞的心態看著蜥蜴的生命,將會發生的整個結果。看著它命亡身殞,由得它的靈魂離開了身體。我發呆的看著蜥蜴的屍體,遺棄在車輪轆轆的車道上,等待著一輛一輛的車子,在它的身上輾過。讓滾動的車胎,帶著它的軀體殘骸,在地球上消失得無影無蹤!

       人生兮!我真的應該多走一步!哪!自己和他人的人生和“命運”就會不同!


 

戀愛調查:『逾半稱曾遇背叛,婚姻破裂懶挽救。35%人直認做小三。』
 

談情說愛,忠誠是一個大考驗。一項針對男女情愛忠誠度的研究發現,過半受訪者曾遇另一半背叛,戀愛關係中出現第三者;三成半受訪者更直認曾做「小三」;近六成受訪者不同意現今男女對愛情忠誠;五成四受訪者則指,即使有子女,若婚姻中出現第三者,亦會選擇離婚。調查機構建議伴侶如出現感情問題,應坦誠溝通,尋求改善,若無法修補裂痕,應正式分手才尋求新戀情。

有交友配對公司在六至七月訪問了五百名男女,調查發現,近三成人曾一腳踏兩船,當中四成人因覺得另一半外表或性格不再吸引,或因找到外貌或性格更吸引的人而出軌。當一腳踏兩船時,有一成六受訪者沒有感到任何的愧疚,七成七擔心被另一半發現自己一腳踏兩船;若要作出抉擇,四成九受訪者會選擇與現任伴侶繼續發展,三成四會選擇第三者,一成七會「兩個都唔要」。當被揭發有第三者時,四成八人不會即時承認,兩成三人會請求原諒及嘗試挽回感情。

至於曾做小三的受訪者中,三成二指是因對方給予假希望、聲稱會同另一半分開,三成人稱因一時衝動或追求刺激,因對方外表或條件太好而故意介入別人的戀情,則有一成四;身為第三者,五成二人大部分時間都感到不甘心,不足三成人感到愧疚。

調查機構分析,第三者往往不能在一段感情中勝出,因為,出軌的人大多數會選擇現有的伴侶,甚至回復單身,建議第三者盡早抽身,別再浪費時間及心血在錯的人身上;而在不知情下做了第三者的部分人,機構則建議單身人士要帶眼識人,切忌在未了解對方的情況下急於投入戀情。

 

Powered by Aim 網頁設計公司, Web Design, SEO Company